黄瓜视频永久网址

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元卿凌始终还是很想拜访一下逍遥公,所以,阿四出去之后,她道:“找一天得空,我们去拜访一下逍遥公吧?”

宇文皓十分抵触,“不!”

“我就不明白了,逍遥公这么好的人,你为什么要憎恨他?”

宇文皓郁闷地道:“谁说我憎恨他?我只是不想见到他而已。”

“为什么啊?”元卿凌不解。

“你为什么非见他不可啊?”宇文皓也不解,一个老头,糟老头子有什么好见的?

元卿凌道:“我有些话想问他,很重要。”

“必须问?”

关乎是否老乡,还真是一定要问的。

所以,元卿凌重重地点头。

宇文皓只得道:“那好吧,明日我休沐,我叫人去下个帖子。”

寂寞空房里纯美女郎一场绽放

元卿凌抱着他亲了一下,笑容可掬,“谢谢!”

宇文皓顿时觉得值了。

翌日一大早,宇文皓就起身穿衣。

他叫徐一给他翻了一身盔甲出来,这盔甲一直保存在第一个柜子里的,徐一经常擦拭,去军营的时候才穿,自打他任职京兆府之后,就再没穿过了。

元卿凌好奇地问道:“去国公府穿便服就好了啊,为什么穿盔甲。”

“我晚点还要去军营一趟,免得到时候回来换衣裳,就先穿着了。”宇文皓解释道。

“你去军营做什么?今日不是休沐吗?”

宇文皓拉着她的手坐在妆台前,“是啊,趁着休沐,去探望一下同僚。”

铜镜里,她娇容圆润,他站在身后,英姿勃发,帅得叫人一眼心动。

“我们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。”宇文皓笑着说。

元卿凌笑道:“是吗?我不是丑女了?”

“丑还是丑,但是丑得别致!”

元卿凌拿梳子打他,笑骂道:“我们天造地设一对,你说我丑,你岂不是也丑?不然怎么登对啊?”

宇文皓叹息,“自古俊男配丑女,长得俊的都娶不到俊媳妇,这是定数了。”

“滚!”元卿凌笑着撵他,“别妨碍绿芽给我梳头。”

绿芽在一旁听得正捂嘴笑,听元卿凌吩咐,便上前道:“王爷和王妃现在的感情可真好。”

“以前也好!”宇文皓凉凉地道。

元卿凌搭腔,“以前好吗?不是一天打几顿的那种好?”

“打是爱嘛。”宇文皓站在她身侧看着她的脸庞,还别说,自打怀孕之后,人都变好看了许多,算了,再丑也是自家的媳妇。

其嬷嬷准备了早饭,等元卿凌梳妆完毕,便过来吃。

服下了无忧丸之后,元卿凌确实好很多了,早饭多吃了半碗粥。

对于一个制药的人来说,无忧丸实在值得研究一下,可惜现在也没有了,只等着那位靖廷大将军王送过来。

逍遥公府和王府相隔不太远,马车行走大概是半个时辰不到,这已经是走得慢了,若是策马去,大概就是一炷香功夫。

因今天和宇文皓一同出门,就没带着阿四来,只带了绿芽和徐一两人。

逍遥公府昨天就接到了帖子,逍遥公的儿媳妇梁夫人已经准备了迎接,马车抵达,梁夫人便带着家眷上前。

“妾身参见王爷,参见王妃!”梁夫人含笑见礼,一众家眷,也纷纷见礼。

元卿凌看着梁夫人,见她今日着了一袭红色暗云纹缎裙,头戴紫金钗,气质甚是尊贵,和那日在城外是不一样的装束,可见是刻意打扮了一番,以示尊重。

元卿凌微笑道:“夫人不必多礼。”

梁夫人看着宇文皓一身盔甲,不禁笑了,“王爷,不至于!”

宇文皓郁闷地道:“小心驶得万年船。”

元卿凌看着两人,什么意思?

梁夫人笑着邀请了夫妇二人进去,逍遥公府很大,目测占地起码也几十亩,前面很大的地方都是花园,栽种了许多植物,如今深秋初冬,还有些花儿开得十分艳丽。

假山亭台这些东西比较少,建筑除了住所之外,很少其他休闲的建筑,基本都是空地,种着花草和菜。

一路进去,也没见几个下人,偶尔遇到两三个,都是步履匆匆地从廊前走过。

“夫人,您这府邸倒是开扬。”元卿凌觉得这样的设计很好,像一个农场。

“是啊,老爷子喜欢摆弄这些,后面还养了猪牛马羊鸡猴蛇等。”梁夫人道。

“老公爷真有雅致。”元卿凌赞赏地道。

正说着,便见一名挑着粪水扎着头巾的老者从后面的木门里走出来,他身材高大,脸色黑红,眉毛粗而浓黑,他挑着粪水,仿佛肩上没有任何重物一般,走得轻盈而……妖娆。

他没走过来,而是绕了个弯到了后头的菜园子去。

元卿凌暗暗称奇,这老仆人看着上了年纪,却还如此壮健。

她看着宇文皓,正欲说句话,却见他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看了方才那老仆人去的方向,不禁问道:“怎了?”

“没事!”宇文皓拉着她走在了梁夫人的前头,“走快点儿,有话快说,说完咱马上走。”

元卿凌没好气地道:“你急什么啊?”

这才来呢,就说要走了。

梁夫人和一众家眷带着他们进了正厅,正厅里摆设十分简单,一扇看着不是名贵木材做成的屏风,也没什么雕刻,隔开了左右厅。

椅子摆放了两排,中间正座是太师椅,黑色的木材看着也有些年月了,所有椅子都是修补过的,但是修补得十分别致。

正座的墙壁上,挂着一幅巨石画,没有落款,只是在旁边写了石头两个大字。

真的是有够简洁的。

入座之后,梁夫人命人奉茶,含笑道:“王妃您稍等,父亲正忙着,一会儿就过来。”

“好,不着急,我冒昧来访,打扰了老公爷,实在不好意思。”元卿凌客气地道。

梁夫人说:“其实父亲也提起过王妃几次,说得空了要去拜访王妃的。”

“老公爷客气了,该是我这个做晚辈的前来拜访才是。”元卿凌觉得梁夫人不过是在说客套话,老公爷怎么可能提起她几次呢?

他们压根都不认识。

她看向宇文皓,他一副坐立不安的样子,眼睛往门外瞄着,眼神飘忽闪烁,神思不定。

元卿凌大为诧异,这人今日是怎么回事?莫不是在逍遥公府曾做过什么坏事吧?

正想着,听得外头有脚步声响起,脚步很响,像是没穿鞋子,脚板底直接吧嗒在地上的声音。

门口人影一闪,便进来了一位老者。

元卿凌定睛看,竟是方才挑粪的老仆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