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瓜爱爱片

老话说看山跑死马这一点儿都不假,常宇一行九个人胯下无马却差点跑断自己的腿,看着山脚没多远,可这里地势陡峭,荆棘遍地乱石林立,即便被走私客走出一条羊肠小道但积雪之下异常难行,而且很多路走着走着眼看就到山脚时,却突然出现一条断崖拦路,还得绕好远。

走了半个多时辰,竟还没到山脚还把众人累了一身汗,即便此时风雪呼啸。

看来这走私的生意也不是那么好做的!下山都这么累上山就更不用说了,何况他们还要大包小包的扛着货!

“乌仁,那边带兵器的多么?”途中休息时,常宇望着远处元宝山下的集市问那个带路的蒙古人,他名一大串,但常宇几人就只记得前边俩字。

“多,蒙古人都带刀的”乌仁说话时还点了点自己:“要保护自己!”

“咋地,还有人打劫不成?”况韧斜着眼问道,乌仁点点头:“有,汉人也带刀,没有官兵”。

众人面面相觑,却也了然,元宝山下是蒙古人的集市,这边一来民风彪悍而来鱼龙混杂不光有蒙古人还有满人,汉人甚至还有藏人,加上不像关内有官兵维持秩序,完就是一个野生市场,各种势力盘踞于此,持强凌弱甚至打劫之事见怪不怪。

不过也好,这样常宇他们几个携带兵器倒也不显得突兀了。

冬天本就黑的早加上阴沉飘雪,待常宇一行下了山天色已暗,回头望去山头上的长城已隐约不见,却可见西境门那个山口距离此地差不多六七里地。

从西境门出关后走个两三里地然后顺着山谷往西走个三四里地,便是元宝山了,山脚下原本是一个村子后来演变城了市场,延绵数里各种商铺林立,吃的喝的用的玩的啥啥都有。

从这里沿着西北一条山谷便可走出莽莽群山直通无边的草原,元宝山下的这条山谷虽不是唯一的出山路,却是最大和最近的一条? 加上又紧邻口岸是关外商队云集之处,开市之日每天都有成百上千人在这排队入关,亦有不少从关内出来的走货客? 繁华程度自不用多述。

集市上灯火点点? 骡马成群? 人车拥挤喧嚣不止,常宇一行从山上奔来嗓子都冒烟了,倒也不急着逛这集市只想灌口水解渴? 而正好对面就有一家茶馆。

广州女孩吴欣芳清纯写真图

确切说也就是个大排档? 可以吃饭也可以喝茶,吃饭往里边走,喝茶就在外边的草棚底下。

这大排档面积不客人也不少? 不过多挤在里头喝着烧刀子磕着干果取暖闲聊? 常宇几人翻山越岭的一身汗也不嫌冷就在外边桌子上一坐? 乌仁喊了一嗓子:“伙计? 九碗茶”。

“好嘞”那伙计竟是个蒙古人? 却说着流利汉话? 比乌仁可流利多了,常宇好奇打量这家店,却发现这里边的伙计并非只有蒙古人还有汉人。

“那个不是……”乌仁看着那蒙古伙计:“他是漠西瓦刺人”。

当年的牛逼哄哄的蒙古人,在明中后期分成了鞑靼和瓦刺,漠西蒙古就是瓦刺? 而鞑靼也逐渐分化漠南漠北? 不过这是他们自己搞的内部地域歧视? 但此时鞑靼已逐渐受制于满清? 毕竟这个时期满清的实力如日中天。

很快茶水就上了,常宇迫不及待就想牛饮,刚入口就忍不住喷了出来? 我艹,这么苦涩的粗茶!

要知道他不虽喜酒但好茶,平日所喝的都是皇家贡品,清香沁腑,那喝过这种出口的粗茶叶末子,当真是苦涩难以下咽。

“怎么客官,可是不合口?”常宇这一口喷的引来旁边几桌茶客的侧目,那个瓦刺伙计连忙问道。

“没没没”常宇赶紧摆摆手:“喝太急了呛着了……”他知道自己这举动若落到有心人眼里必然露出破绽,常年走口子的跑货的喝的都是这些粗茶,早习以为常了。

“嘿,哥几个凑个桌子”就在这时一个身黑衣清瘦的年轻人在常宇身边坐了下来,然后对朝里边挥了下手:“来碗茶”说着揭开头上裹着的黒巾,嘀咕着:“妈的,渴死我了”。

常宇这才看清这家伙长得倒还挺帅气,而且还留着一撮陆小凤的胡子。

那年轻人见常宇盯着他,微微一笑道:“是不是在口外很少见到哥们这么器宇轩昂的俊杰……咦,几日不见那老板娘愈发风骚有味了……”

常宇几人面面相觑差点没吐了,这厮也太自恋了,还有什么老板娘?顺着他目光望去,店里边一个蒙古大妈正招呼客人:“呃……兄弟你这口味也太重了吧”李炳宵忍不住蹙眉道。

那年轻人眼光不离店里的蒙古大老娘们:“这位兄台一听就没见过世面,关外这些鞑靼娘们……老带劲了,怎么说呢,嗯抗折腾,不像关里头汉家女子三下两下就受不了!”说话间神色愈发猥琐。

常宇靠了一声:“阁下莫非是个采花……大……”

“大什么大,莫以我是那种淫邪支流,吾乃名士风流”那年轻人收回目光扫了常宇几人一眼:“咦,你们几个怎么看着陌生啊”。

“且,难不成整个集市的人你还都认识呀”况韧翻白眼,

“都认识倒不至于,但大多眼熟啊……哦我知道了,你们是爬墙的,怪不得灰头土面一身尿骚味”说着很嫌弃的白了一眼乌仁:“你们那路子也走不通憋不住下来找吃喝的了吧”。

常宇几人一惊,这家伙眼力这么毒啊。

所谓爬墙的,就是指翻城墙走私团伙,这家伙把他们当成和乌仁一样的了,不过现在确实都是一伙。

“你怎么知道俺们是爬墙的?”李炳宵问道,他是江湖人,言行举止最不容易被发现破绽,像况韧和陈家兄弟就不行,当兵的固定的举动和神色很难掩饰,不过幸好这年轻人也没细看他们。

“我天呢,这很难么”年轻人一脸不屑:“灰头灰脸一身尿骚味就知是钻土洞,浑身荆棘刺便知山上刚下来了”说着一指旁边一桌人:“就和那几个捉鬼的一样,看一眼,闻一下就知道了,很难么”。

常宇几人扭头朝那桌看去,是四五个清瘦的人:“捉鬼的?道士?”

“道你个头,是盗墓!”年轻人摇头,端起茶水咕嘟喝了一大头,遥望山上的长城:“他马的封关好几天了,啥时才能开呢”。

常宇觉得这人很有意思,便拱手道:“未请教阁下大名”。

“江湖人称玉面小白龙厉行天便是在下”那青年摸着那撮小胡子一脸的傲然,常宇呃……帅到是有几分帅气,但玉面……还有这白龙……便朝李炳宵望去,却见他摇摇头,看来没听过这名号的人物。

“原来是小白龙兄,不知小白龙兄从事什么行当?”常宇又问。

厉行天眉头一挑,双手一摊:“我江湖少侠,当然是行走江湖行侠仗义了,需要什么行当么”。

呃……众人无语,常宇觉得这货有些意思,继续追问:“原来是江湖侠客啊那厉大侠都行了什么侠事说来给俺们听听,还有你跑江湖靠什么吃饭呀……”

“我……哎,我说你个爬墙的话怎么那么多……”说话时,茶棚前有几个大汉走过,厉行天脸色突的一变,赶紧转身背对外边一把勾住常宇肩膀假装热聊的样子,好像不想被什么人认出似的,李炳宵嘴角漏出一丝笑意,p的大侠,搞不好就和自己一样也是三只手,甚至还可能是个采花大盗。

见那几人走远,厉行天长呼一口气松开常宇拍了拍他肩膀:“小小年纪就出来爬墙,前途可期”

去你大爷的,常宇暗骂一声,将他手抖掉:“看来厉大侠是要进关啊,不如跟俺一起爬墙吧”。

厉行天举目朝远处山巅望去:“我有病啊,哼哧费老鼻子劲爬上去万一被官兵逮着怎么办,就是侥幸没被发现,翻到那边又是悬崖峭壁的,一上一下没个一天一夜下不来,万一迷了路更惨,老子又不是有啥十万火急的事,慢慢等着就是了,在这有吃有喝的还有鞑子娘们看多自在”。

咳咳咳……众人无语:“厉大侠对这一片很熟悉么?”

厉行天摇头,然后一咧嘴:“是非常熟悉!”

常宇忍不住翻白眼,这真是一个奇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