鲁班app下载

沙石堡村口,仿佛亘古不会熄灭的火焰终于开始产生了诡异的摇曳,好像有什么东西被困在了其中,正在想要挣脱出来。

修蜀敏锐的察觉到了这一点,一激灵从地上站了起来,怀抱在怀里的宝剑交到左手,微微的颤抖使得剑鞘与剑身、剑柄碰撞而产生了微弱的响动。

还不等他再做什么动作,突然间一道流光从那火焰之中闪现出来,落到了地上,瞬间变大,状似人形。

而随着流光的出现,那火焰也在下一瞬,立即熄灭。

火焰的燃烧是为了维持传送门的存在,这么长时间的燃烧,早就超过了燃料的极限,传送门失效,火焰又哪会继续燃烧下去呢?

流光中,我的身影浮现出来,大屁股坐在土地上,看着面前不再单调于一两种颜色而是多姿多彩的世界,一时间竟有些不真实感。

“回来了?回来了?!”

面前,黄色的土地,古朴的房屋,远处已经枯了的树木,以及面前的人,都在向我解释着一件事——我回来了!

再仔细看看,这面前的人,眼熟!嘿!这不修蜀吗?!

“先生!”

修蜀看到我,也是有些意外的。长时间的失败与没有结果,在真正看到自己想到的东西的时候,都会有些恍惚。但是他还是很快就反应过来,上前来扶我。

“回来了,我回来了!可太不容易了!太特么不容易了!”

吊带裙清纯美女的户外写真

我拽着修蜀的手,从地上站起来,只觉得劫后余生、两世为人。虽然在里面感受不到时间,而且最后那一小段我也算是翻了身了,但是到了现在,我还真有这种感觉。

差点儿就死了的感觉,和时间过去很长的感觉……

“呃……现在是哪一天?我进去多久了?”我迟疑了一下问道。

修蜀看着我,以一种真切而诚挚的目光,丝毫没有犹豫,用坚定认真的语气回答道:“三个月零八天,先生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“……卧槽?!!!!!”

一声嘹亮的国粹级别脏话,响彻整个村子。

高云坠法力高强,感受到了这里的异动,立刻飞了过来,见到是我,这才缓缓下落,就落到了修蜀的身边,一脸看热闹的笑容,上下打量着我。

“行啊,你还真回来了,三个多月……倒是个人物!”

耳听的他身后,有“哗啦啦”脚步声音,应该是六丁他们吧。

不过我此时也顾不得那些了,反正不是敌人,转身看向村外,一切是那么的熟悉,但是却和之前有那么一点不一样。

好似梦一场,醒来,却还像是在梦里。虚幻,不真实,熟悉但是陌生。

这就是……时间的力量。

突然,我想到了什么,猛地转回身去,惊愕的盯着修蜀:“我真的在那里待了三个多月?!”

“嗯。”修蜀的回答是那么的简单又真诚。

“那……那意思就是说,我到底还是错过了元旦?!”

我记了起来,走之前,我是那么肯定的跟胡婕说了要一起跨年。跨我们在确立了关系之后的第一个年。结果……

“不只是元旦,连春节都错过了……”修蜀准确的又捅了一刀。

“……”

我愣在了原地,开始翻看我手机上的消息,来自胡婕的短信……573条!来自胡婕的未接电话……99+!

“……”

卧槽,吾命休矣!

如果不接女朋友的电话就会吵架,不秒回女朋友的信息就会生气,那么我可以肯定,以这样的数量,我都够分三百多次手的了……

而分手数量到了这个境界,我也基本可以收拾收拾去世了,而且还是死了之后没有仪式没有碑,就随随便便把我一埋,每个路过的人都可以踩一脚啐一口,骂一句“呸,渣男”的那种。

所以按这么说,最后的一条消息——来自一个小时前——上面只是一顿骂已经算是好的了。

怎么说呢……感谢女王不杀之恩吧。

我悻悻的想到,马上就要退出界面,却突然发现,未读消息不知来自胡婕。除了一些广告跟垃圾短信的区区几条外,还有一个,也发了上百条!

聂泽!

或者说,是聂泽统帅的情报网。

段擎天虽然也富有心思城府,但是强悍的实力注定了他动手多于动脑。而实力在天涯榜上不到中位、实力还比不过的段擎天徒弟的聂泽显然不会有这种情况。

于是,暗影军组建情报网之后,这个情报网就几乎完全由聂泽管理。后来我被授予暗面之主的身份,理论上可以顶替聂泽。但是我实在没精力去管这些事儿,所以我只听情报,一些决定性的事情还是聂泽去管的。

尤其是,当出现大事儿的时候,情报铺天盖地,需要有人总结,这个活儿也就由聂泽负责了。

不过就这个情况来看,这三个月里,绝对是发生大事了!

要不然也绝不会被他精简过了之后,还会有上百条消息!

我心中一惊,赶紧翻看消息,一边看,一边向修蜀问道:“我不在的这三个月里,发生什么事了?紧着大事儿说,紧着最近的说,紧着还没解决的说。”

虽然情报网的消息绝对比修蜀听说的要多得多,而且就算修蜀是我的人,他去找段擎天和聂泽,他们也不可能把消息告诉他的。但是如果是大事,就不可能是只有他们知道。

果然,修蜀听了之后,立刻开口,语出惊人!

“四天前,北欧圣西法突破地仙境界,神英社兵压西境,金翅雕、林鼎坤重伤!幸亏慕容深及时赶到,才没有让他深入,现在这两个地仙还在南藏对峙!”

“圣西法突破地仙了?!”

“嗯。”修蜀的语气和表情都是如出一辙的淡定。

“……你怎么这么淡定?”

“天下兴衰,争夺地盘,我活这么久见得多了,国不国什么的我都无所谓,我只觉得他们吵闹。”修蜀如是说道,倒还有些文艺范儿。

“……你说的我竟无法反驳。”

我叹了口气,摇摇头。想指望一个活了几百上千年、见惯了改朝换代的人对这种事上心,我觉得是不可能了。但只要他能够传递正确的情报就行了。

我一条条的倒着聂泽给我发来的短信,基本上每天都能有个四五条,倒了有二十来条,就能看见四天前他给我发的,果然和修蜀说的一样。

圣西法突破地仙,举世瞩目!神英社城堡处的雷暴漩涡,以及那浑身银光的主教,都成了热点。那半城之人都匍匐跪拜的场景,被外人拍摄下来传播出去以后,也令见者大惊。

比起九华的战天,还有慕容深的借天劫杀敌,这好像加冕登基一般的场景显然更令人热血沸腾。

不过这一场规模宏大的突破之后,却是血与杀戮!

就在圣西法成功突破地仙的五个小时后!这个疯子便率领神英社里几乎全部的力量冲了过来!黑衣主教、红衣主教全体出动,余下杂兵更是数不胜数,浩浩汤汤翻山越岭,强攻西境,竟是毫无顾忌放手一搏?!

而一直待在京都的慕容深也被迫离开京都城,飞驰前往西境增援。

不过这句话中我还捕捉到了一个消息,那就是慕容深还在京都里,这样看来薛彪大哥应该还没有活过来……

西境那边战况惨烈,地仙的力量太过强大,林鼎坤第一个冲锋,不过分钟时间便重伤下阵。金翅雕也不可能在那么多的红衣主教的围攻下落着什么好儿,同样重伤。

西境数座城市遭殃,双方无数修行者死伤,平民更是被殃及池鱼,西境边陲,一片血流成河。

好在慕容深及时赶到,才没有让伤亡扩大,但是短时间内,想把圣西法给赶出国境,怕也是够呛了。

同时前往西境的,还有李啸、余昊和沐念清以及他们手下的法师们,毕竟慕容深一个人对付圣西法也就差不多了,那些红衣主教等人还得有人收拾。

就饶是这样,西境那边,也才算得上是个战力相仿,呈僵持的状态。

而南境,之前聂泽跟我说有高手看护,不必担心。我当时也没细问,直到这条短信跟我说沐念清去了西境,才顺带解释了,原来竟是三教寺的高手出动了!

三教寺三位师父,那绝对是能跟老天师相提并论的大师级别的高手!就算这次不是他们亲自去,有三教寺的人在,估计也不会出什么事情。

消息太多,我一次也看不完,想看完估计又要浪费不少时间,我心中有些急,直接打了电话,响了两声,对面就接了起来。

“喂?你终于回来了!你在哪儿呢?还在沙石堡?”

对面,聂泽焦急的声音传来,显然是在忙碌着。

我本来还想解释我最近失踪的原因,听他自己先这么说了,立刻看了修蜀一眼,心中知道是他回了一趟燕京。

那么同舟社那边他应该也去了吧。

“对,我刚回来,事情都解决了,我还在沙石堡,现在什么情况?你发给我消息太多了,我来不及看,你捡要紧的说,我看能不能帮上忙。”

“能啊!太能了!你现在,立刻去茅山!”

“茅……茅山?!”

“对呀!”对面聂泽急切的喊道。“快点儿去,现在的情形我路上跟你说,目前最重要的就是茅山那边,恭魔教动手了,他们要打破锁妖塔!”